异球中,北江大地。

    一个洞窟之中,江晓的身边扔着一具巨大的白鬼尸体,面前燃烧着篝火。

    他的手里拿着一根树枝,穿着一串烤肉,尽管没有任何调料,但是那滋滋冒油的烤肉,已经让江晓口舌生津了。

    “嗯”江晓望着烤肉的眼睛,突然微微眯起,转过头,向洞窟口处望去。

    哪个不长眼的敢来这里

    那么多尸体不够吃的么

    另外,异球中的生物大都有些智商,哪怕是残暴的白鬼和白鬼巫,起码也知道什么人不该招惹。

    隐隐的,江晓听到了脚步声。

    人

    江晓心中一动,缓缓的站起身来,一脸期待的看向洞口处。

    “你好,朋友,华夏人”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年迈的老者走了进来。

    开荒大前辈贺云

    “贺前辈”江晓有些不敢相信,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贺云,这么久没见,他似乎没什么变化。

    闻言,贺云明显愣了一下。

    这声音是江晓

    此时的江晓没有戴圈圈面具,身旁也没有标志性的巨刃。

    紧接着,江晓便看到了一道修长窈窕的身影,一席白色大氅,戴着兜帽,脸上依旧蒙着那白布条。

    盲女,一个强大的、战斗风格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诡异星武者,江晓至今未能知晓她的名字。

    贺云快步走进来,一边说道:“小友真的是你我的诱饵在上层雪原里,去了峡谷居所,但那里已经空无一人,驻守的士兵们都搬走了。

    我又在通往异球通道的地方守了很久,一直没能等到你,原来,你已经进来异球了”

    说着,贺云前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上次我没保护好你,你被那条鱼吃了,我以为你不愿意再来了呢”

    江晓也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我一直在这边,只是在上层雪原里,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自己进了异球之后,又被拖住了脚步”

    说到这里,江晓停了停,看向了贺云,询问道:“你们俩一直在找我”

    贺云点头道:“算是吧,看到那么多白鬼一族的尸体,我就觉得这边情况不对劲,这片地域中,不应该有超出白鬼一族实力太多的种群存在。

    当我发现洞窟里有人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个误入异球的强大星武者,却是没想到,竟然是你”

    贺云一脸的赞叹,道:“你的实力增长的很快都可以达到如此程度了,你不会是”

    贺云看着江晓的面容,联想着外面那地狱般的景象,道:“你不是本体上来了吧”

    江晓摇了摇头:“不是,我依旧是诱饵。”

    贺云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这次怎么没戴面具你的刀呢”

    江晓舔了舔嘴唇,将一块烤肉递了过去:“如果你们一直在寻找我的话,那在这过程中,你们看到一个女孩了么十五六岁的年纪,大概”

    听着江晓的描述,贺云摇了摇头:“没见过,你怎么遇到这个女孩的”

    “我”江晓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讲述了一下自己进入世外桃源的神奇旅程,但并没有说那世外桃源的具体位置,只是讲了几个故事。

    一旁,盲女默默的倾听着,自始至终没有说话。

    “唉苦了那孩子了。”贺云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这个小女朋友,有些莽撞啊。”

    “我跟她没有半点男女之情,我是师傅,她是徒弟。”江晓急忙解释道。

    贺云:“哦”

    江晓挠了挠头,道:“她还小,在我眼中就是个孩子,我不可能动歪心思,另外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觉得我更像是爸爸,她是女儿。”

    贺云看着江晓年轻的面庞,忍不住咧了咧嘴。

    成年了么你还想当爸爸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贺云关切道。

    江晓转着手中的树枝,道:“找呗,有个目标挺好的。”

    “如果你一直找不到,会不会是方向错了呢”贺云缓缓的开口询问道。

    “嗯”江晓想了想,道,“可能吧,北江地域,包括部分大蒙地域,自己外沿的俄联邦我都找了,没有。”

    “跟我们南下吧。”贺云说着,咬了一口烤肉,拍了拍江晓的肩膀,“别放弃。”

    江晓点头道:“好。”

    哪成想,贺云直接说道:“那我们走吧。”

    “呃也行。”

    贺云:“累的话,可以变成乌鸦,我带着你。”

    江晓也没有客气,直接幻化成乌鸦,落在了贺云的肩头。

    贺云三口两口吃掉了烤肉,迈步向外走去。

    洞窟口处,盲女突然伸出了手。

    贺云愣了一下,他肩膀上的独眼乌鸦也愣了一下。

    江晓犹豫了一下,扑闪着翅膀,飞到了盲女的手心上。

    下一刻,盲女开口说话了

    她竟然开口说话了

    盲女一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漆黑乌鸦的小脑袋,声音竟然有些温柔:“也许她并不是你寻你,也许她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江晓:

    盲女说着,将独眼乌鸦拾起,放在了她自己的肩膀上,白色的大氅轻轻飘荡着,迈步向外走去。

    背后,贺云深深的叹了口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么多年了,他也很少听到盲女说话,甚至险些把她当成了哑巴,却是没想到,她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盲女的肩膀上,独眼乌鸦缓缓的“坐”了下来。

    他的确是有些累了,有什么事,醒了再说吧。

    那孤零零猩红色眼睛,缓缓的合上。

    七天后,地球,帝都城。

    江晓和主考官左一珩请了假,便去国家队个人赛那边报道了。

    至于为什么是今天去,那是因为个人赛那边,最终的十人组会在今天确定,他们那边比团队赛选拔的确是快一些。

    江晓拖到今天才去,也是因为被左一珩主考官扣下来,给对方打下手,当考官来着。

    这样的体验对于江晓来说,其实是挺有趣的。

    站在不同的位置,以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如何派兵遣将,排列组合、人员搭配,发挥出团队中每个人的最大特点,的确很考验个人的能力水平。

    江晓也发现了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在纸面上看来,几个来自不同学校的学员,搭配起来本应该特别强势,但是真正打起来,却是远远没有学校固定队的搭配效果好。

    星武者比赛毕竟不是冷冰冰的数据对比,否则的话,这比赛也根本不用打了,专家预测就行了。

    如果要是按照纸面实力对比、专家预测的话,估计江晓在上一届世界杯就能一轮游。

    江晓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与保安核实了身份之后,悄悄咪咪的闯进了帝都城三山体育馆,坐在了这偌大体育场的后排,选了个不起眼的地方。

    居高临下,看着两个星武者学生的单挑比赛。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