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21章 大火!
    档案室内散发着一股霉味,陈歌捂住口鼻第一个进入屋内。

    木质书架看着年代久远,和旁边那些生锈的档案柜摆放在一起,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这些书架和金属柜似乎是不同学校的东西。”

    陈歌随手从木质书架上拿出一份资料,但可能是因为保存环境太差的原因,他稍一用力,文件袋就出现破损。

    “虫蛀,受潮,这些资料似乎根本没有得到校方重视。”陈歌小心翼翼将文件袋拆开,里面的内容让他感到疑惑:“捐赠人感谢名单这张纸怎么看着有些熟悉”

    陈歌反复观看,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他惊讶的望着手中满是虫洞的文件袋:“我好像在暮阳中学的校长办公室里也看到过这样一份名单”

    他仔细观察,拼命回忆,对比起捐赠人的姓名,让他更加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完全一致这份名单我在暮阳中学校长办公室里见过”

    当初他为了寻找暮阳中学老校长,多次进入暮阳中学,那个二星恐怖场景已经被翻遍,只可惜掘地三尺都没有发现老校长。

    “门后世界是根据推门人的记忆编织成的,这所学校比较特殊,它好像是由门内所有人的记忆共同融合在一起形成的。”陈歌轻轻托住下巴:“暮阳中学除了老校长外,其他人都在我的鬼屋里,这里会出现暮阳中学的捐赠人名单,是不是说明暮阳中学的老校长也在学校当中”

    陈歌睁大了眼睛,他望着眼前散发着霉味的书架,越看越觉得眼熟:“这些东西会不会也是从暮阳中学搬出来的那个二星场景的一部分藏在了这里”

    “看来我和老校长确实有缘分。”他将文件放回原处,表情耐人寻味:“通灵鬼校试炼任务解锁之前,还有九个前置任务,这九个前置任务有没有可能都和通灵鬼校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

    “白老师,你发现什么了吗”

    “是有了一些发现,但还不能确定。”陈歌又抽出了一份受潮的档案,上面长满了霉菌:“校园周边环境调查书”

    这里说是档案室,其实更像是一个堆放文件的杂物室,里面什么文件和资料都有,包括毕业设计、报销账单、社团统计表、食堂采购目录等等。

    “白老师”朱龙从犄角旮旯里找到了几张皱皱巴巴的报纸,他将其中一张拿到陈歌眼前:“你看中间带大图的那篇新闻。”

    “教学楼因不明原因起火,多名学生被困厕所,消防官兵勇闯火场将之救出。”这篇报道在报纸正中间的位置,非常醒目。

    “看排版和内容,写这篇报道的人年龄应该不大。”陈歌接过报纸,那上面长满了霉菌,还残留着大片污渍,很多部分都模糊不清:“这好像是学校的校报。”

    暮阳中学只是个私人福利机构,根本没有能力创办校报,陈歌将那几张报纸全部翻看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地名西城私立学院。

    这个地名多次出现,很多报道都是围绕着西城私立学院进行的。

    “西城私立学院不就是张雅所在的学校吗”

    在那所废弃的学校里,陈歌第一次和红衣约会。

    也是在那所学校里,他走进了张雅的心。

    “西城私立学院教学楼发生过火灾”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曾在教学楼里看到过烧焦的楼梯扶手:“有点奇怪,不仅是西城私立学院,包括暮阳中学在内,我去过的几所废校都有失火的痕迹。”

    他将朱龙递给他的报纸又看了一遍,当时消防员从顶楼厕所里救出来了六个人,报纸将消防员当作英雄,通篇都是赞美。

    但他还在报纸边角看到了一条号召大家学习夏季防火知识的报道,其中隐约提到大火之中有一位同学丧生。

    “大火是从厕所开始蔓延的,可是厕所里怎么会起火火灾是在学生晚自习结束后发生的,已经放学了,那几个孩子为什么呆在学校顶楼的厕所里”

    结合几篇报道,陈歌很敏锐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大火在四楼燃烧,当时四楼只有厕所里有学生,消防员救出来了六个,但是还有一名学生在火灾中丧失,也就是说当时厕所里应该有七个人”

    火灾发生的原因是什么,现在已经无法弄清楚了,资料和档案中根本没有记录这件事,那个在火灾中丧生的孩子似乎也成为了一个禁忌。

    “西城私立学院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是我去那里的时候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常”陈歌心中很是疑惑:“如果说厕所的那扇门,是那个在火灾中丧命的孩子推开的,那他应该就是西城私立学院的推门人,但西城系里学院能成为三星场景完全是因为张雅啊”

    现在西城私立学院已经成为鬼屋场景的一部分,陈歌非常确定,张雅就是那所学校最恐怖的存在。

    “所有三星场景里都有一扇门,可唯独西城私立学院虽然是三星,但是却没有门。”陈歌看向自己的影子,心里默念那个名字,他不断重复,仍旧得不到回应。

    “西城私立学院能被黑色手机评定为三星场景完全是因为张雅,据我所知张雅没有推开过任何一扇门,我去西城私立学院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过门”

    陈歌拿着报纸的手缓缓放下,他脑海中浮现出那一袭红裙。

    “张雅,本该存在却消失的门,推门人”这三个词在陈歌脑海中连成了一条线,他忽然想到了某个可能。

    双眼圆睁,陈歌轻轻吸了口凉气:“西城私立学院的推门人该不会被张雅给吃掉了吧”

    只有这个解释能说明张雅为何与众不同,为何强的离谱。

    “推门人被吃掉后,门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陈歌推测着各种可能:“张雅因为执念的原因,没有成为“推门人”,那扇缺失推门人的门应该会像荔湾镇的门一样慢慢失控,可事实上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扇门只会出现在那些绝望的孩子床边等等它会不会是在寻找新的推门人”